• 望族嫡妻

    暗香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109.87万

    重生在六品知县后院,娘早死,爹薄情,阴毒刻薄小三,虎视眈眈异母姐妹。 与其怨其命苦,不如打起精神,为自己打算一下将来。 为妻之道,御夫为奴! 这是作为一个女人最成功的境界,为了这个目标,天然努力的奋斗,只是这王府后院也太复杂了点。王妃受压迫,侧妃欺上头,她这个世子妃处处受排挤,妾室看着她性子软就想要把她踩在脚底下。 殊不知,天然乃是一匹披着懒洋洋外皮的大灰狼(咱不是笨蛋灰太狼),想要欺负我,尽管划下道来! 本书姐妹篇《重生:丑女三嫁》正在火热连载,欢迎大家去踩·~ http://www.philipweisstornes.com/book/80970/index.html谢谢亲们的支持哦

  • 商户太子妃

    暗香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69.41万

    她出生就带着天命预言,龙睛凤颈天下之母。只可惜她是最低贱的,商人之女! 她熟读一切典籍,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,只是有点‘伪’。何为伪?真正的才女,自有一番胸襟开阔、海纳百川、气度宽宏!这位才女,很小心眼,很腹黑,睚眦必报,于是某日,跟某人杠上了! “原来是你!”萧云卓看着眼前那张让山川为之失色的丽颜,嘴角狠狠一勾,咬牙切齿。 “怎么是你!”虞嫦曦看着眼前那张让她恨不得千刀万剐的脸,顿时石化!这该死的禽兽,居然是东宫! 于是某女彻底被激怒了,抓耳挠腮捶胸顿足泪流满面仰头大呼:“谁来灭了这禽兽!”

  • 重生嫡女风华

    安懒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61.91万

      当亲如姐妹的堂妹嘲讽的说,她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,连夫君也是时,她才知道原以为四年夫妻恩爱无限,却原来只是南柯一梦。   惊胎之时才知她竟在谎言中生活了六年,血崩之时才知她的无知和愚蠢竟害得外祖父全家被抄斩,更得知原来相亲竟然死在她一直敬重的叔婶之手,原来在六年前她已经一步步的走入他们的圈套,成为他们最大的帮手。   丫头的背叛,堂妹的伪善,亲人的死去。雷雨之夜她含恨而死,临死之时立下血誓,愿无来生只求重生,血债血还。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 睁眼之际,竟重生六年前,她已不是原来的她   既然上天给她再活一次的机会,这一次她不再心慈手软,不再纯善。   这一世,她只愿做一个无情无义之人,保护应保护之人,亲手将那些伤害她的人送上通往地狱之路。   她,归来……

  • 魔帝的爱妃

    绿依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66.41万

    【全本】他是世人闻风丧胆的魔帝,从不轻易出手,否则必见血光,让人不寒而粟。 然而他也是当今公认的傻王,智商犹如十岁孩童,天真烂漫,每日傻傻痴痴。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? 她只是异世的一缕幽魂,与他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,却因为一场阴谋,成了他的替嫁新娘。 嫁就嫁吧,反正都是过日子,嫁给一个傻子或许比做一个尽受人欺负的庶出女要好得多,起码也能混个王妃来当当。 可一切似乎都不是她。 新婚第三天: “娘子,人家说夫妻要生娃娃,我要怎样做才能生娃娃?” “去找度娘。” “哦,度娘在哪里?” “……” 果然是个傻子,不过跟这样可爱又俊俏的傻子一起过日子,其实也蛮好的。

  • 残皇非你不可

    Alice慕灵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118.08万

    身为21世纪的调香师,一朝醒来竟穿成将军之女,更是重伤初愈的七王妃。 身为诏月最出色的七皇子,因战事成为被禁锢他国多年的质子,再度回国时物似人已非,当年风清月朗的男子已不复,落下一身病痛与残疾。 正谋划离开王府,床榻上躺着的男子眉眼如画面容却显苍白,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气息带着几分虚弱:“不要……走。”? 那一刻,她在他如墨的眸光中失了神……? 是谁道归国后的七王是温顺无害的白兔?又是谁道如今的七王淡漠寡情? 众人明明亲眼所见的,是那人对七王妃的盛宠呵护。?? 她的心愿不过与所爱之人闲度浮生,种种草,养养花,却牵扯在这动荡异世漩涡中心,走不了回头路。 - 已签约出版:《再嫁,慕少的神秘娇妻》

  • 丑女重生之贵女邪妃

    明梓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120.35万

    “我爱你。无关你的容颜你的所有,我爱的是你那善良温柔的心。”订婚的那日,太子风皓凌捧着她面发枯黄、额头印着椭形青斑的脸,凤眼含情脉脉。她信了 “钰儿,只要你过的幸福,我们就心满意足了。”“贤良”的继母、温柔美丽的姐姐对她宠溺又包容。她信了 她是津都人尽皆知的“第一丑女”,她有自知之明,所以她感恩戴德。继母的贤良,姐妹的关怀,她倍感珍惜,为了报答她们,让她“上刀山下火海”,她都甘之如饴 “楚吟钰,你长的这么丑这么恶心,你以为我会真的爱上你?每次看到你,我都想吐!我爱的,从来都是你善良美好的姐姐!”新婚之夜,她等来的,不是花轿,而是太子未婚夫和姐姐调制的一杯毒酒。 啪! “贱人!我早就想打你了,下了毒把你弄成津都第一丑女,竟没想凭着你嫡女的身份,还能和太子订婚,早知道就该直接毒死你!”往日贤良的继母温柔的姐姐完全脱下了面具,将她踩到脚下作践,做成活人彘,看她生不如死。 她赤红着眼,看着眼前这些残酷无情的亲人,一字一句起誓:“若有来世,我楚吟钰定将你们的所有全部夺走,让你们跪在我脚下,生不如死!” 重活一次,她不会再任人摆布,前生是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;今世重活也该让他们尝尝成为鱼肉的感觉! 重生+穿越 清冷绝情+潇洒不羁 演绎一段命定的情缘…… (PS:喜欢的亲们不要错过哦!)

  • 传奇

    墨舞碧歌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172.16万

    后来,女子顾双城乔装考试,获封第二届状元; 后来,双城被赐妃,惊艳天下; 后来,他以剧毒谋害武帝宠妃双城,虽未遂,武帝盛怒,令乱棒将他活活杖至断气。 * 后来,尚宫局四名最高执事女官深夜被密诏至金銮殿,任务竟是为他入殓。时至,众女官惊恐发现,銮座上仅一具女尸静陈,口含玉石,身披武帝八爪金龙大袍,“他”竟是女子…… —— 如果你的仇敌是最睿智狠厉的皇帝,如何才能让他痛,夺他心头最爱?可为何最终却自己先罢了手,君王又可曾痛过一分?如果心怀天下,绣织大好河山又岂止男子独为?大隐隐于朝,全新演绎一曲女驸马、女子从政的千古传奇!

  • 锦绣农女种田忙

    巅峰小雨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1905.75万

    又胖又傻的丑女杨若晴在村子里备受嘲弄,被订了娃娃亲的男人逼迫跳河。 再次醒来,身体里灵魂被顶级特工取代,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,她带领全家,从一点一滴辛勤种田,渐渐的发家致富起来。 在努力种田的同时,她治好暗伤,身材变好,成了大美人,山里的猎户汉子在她从丑到美都不离不弃,宠溺无度,比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好多了,岂料猎户汉子不单纯,他的身份竟然不一般。 (新书《重生之农门药香》已发布,求支持!)

  • 侯府商女

    上官旭云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1005.44万

    望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?这是什么情况啊?   现代最大的百货业龙头女王意外穿越至启国,成了一等靖安侯府唯一的千金和子嗣。   其父亲一方的正二品封疆大吏,母亲为救全城百姓而牺牲,被封为正一品的贞烈夫人,正经的名门世家。   在这个等级森严,是人就分高低贵贱三六九等的封建王朝,娘哎,这个身份可真是很好很强大。。。。。。   奈何前身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白花,因为母亲离世伤心一病不起,父亲无奈只能托付外祖家照顾,可惜这一家子给命都‘照顾’没了。    以往的娇气任性识人不清?   不怕,那个什么扮猪吃老虎这年代都弱爆了,姐姐最擅长的就是扮兔子吃大象,瞧瞧都是瑞兽哎,啧啧这比例多么的震撼!   以往不擅经营,虽有万贯家财结果手头拮据都被人骗去?   不怕,姐姐本就是百货女王,敛财敛物都是经营强项,商道才是唯一的正理!   以往视金钱如粪土,不肯花一分的心思。   这也不怕,这世界没有什么比银子更贴心安全实在的东西了,乃是姐姐最喜爱之物,费点心思怕什么?   重要的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,小赚宜室宜家,中赚发家致富,大赚扬名立万,赚暴了利国利民,瞧瞧,商人多么的伟大!   且看百货女王在这个朝代,如何将商人推到最高位,如何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,如何振兴家业,振兴国业!   咩哈哈哈。。。。。。让那些眼红羡慕嫉妒恨的都和西北风去吧! 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  经商之路风生水起,一晃年龄大了,这惦记自己婚事的太多了,不想被别人主宰婚约,干脆顺便拐了一个斯文多变男,这货比自己还爱银子!   女主:“那个谁,婚约就当是我们两个签合同了,合同到期再说日后之事!”   某斯文男道:“签字画押,成交!”

  • 妃倾天下,黏上冷清王爷

    拾月心

    古代言情连载中39.71万

    (未完结,慎入。。。。)~ 她掉下悬崖, 竟然没有摔死,还穿越了! 可是为什么她出现在危险重重的战场, 说好的皇宫大院,豪门大宅呢? 误入军营,只想安安分分做一个火头兵, 一不小心成了名震天下的‘军师’! 好吧,她认命了, 她没多大的野心,只想我行我素,活得自在! 可是为什么总是有人跟她过意不去? 而他们?谁是真心?谁有阴谋? 她无意间救了一位美男王爷,有权有势,机会难得。 为了生存,她对他说:“你看我救了你一命,你以身相许如何?” 她遇到了狼群袭击,某绝色美男躲在暗中看戏。 为了活命,她对他说:“哪个狼兄救我,我就以身相许!” “还有那谁?本姑娘不是你妹妹,不要跟着我了!” ...... 身临异世,无亲无故,无权无势。 看她如何穿梭在暗潮涌动的异世间, 寻得真爱, 与他携手倾尽天下!

<center id='aCGmd'><s></s></center>
    <center id='fdQJr'><tt></tt></center><xmp id='pnfO'><address></address></xmp>
    <thead id='SN'><listing></listing></thead><blockquote id='tDtGM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blockquote><strike id='ocdCO'><s></s></strike>
    <marquee id='KBax'><dir></dir></marquee>
      <base></base><person id='Db'><comment></comment></person>
      <label></label>
        <kbd id='EBR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kbd><cite id='vXGVYQ'><font></font></cite>
          <cite id='yc'><sub></sub></cite>
          <person id='kD'><font></font></person><caption id='qa'><nobr></nobr></caption>
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
          <center id='aCGmd'><s></s></center>
            <center id='fdQJr'><tt></tt></center><xmp id='pnfO'><address></address></xmp>
            <thead id='SN'><listing></listing></thead><blockquote id='tDtGM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blockquote><strike id='ocdCO'><s></s></strike>
            <marquee id='KBax'><dir></dir></marquee>
              <base></base><person id='Db'><comment></comment></person>
              <label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<kbd id='EBR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kbd><cite id='vXGVYQ'><font></font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  <cite id='yc'><sub></sub></cite>
                  <person id='kD'><font></font></person><caption id='qa'><nobr></nobr></caption>